先秦兩漢
海昏竹書《易占》六十四卦時月吉兇與方位問題管窺
發表時間:2021-08-07 17:09:25    作者:張克賓    來源:《中國哲學史》2021年第4期

摘要:海昏侯墓竹書《易占》與已知諸種易占文獻不同,其將一歲分為十二月與四維,然后將之分配六十四卦以論其吉兇。將一歲分為十六時位與太一式中的十六神相類。諸卦時月吉兇中多配有動物,此與三十六禽相似,也是式占有密切關系。《易占》六十四卦按傳本《周易》卦序排列,每卦皆有兩種方位。第一種方位總體上是與其吉時所應之方位相當,但也多有特例,不免雜亂。其中八純卦之方位與《說卦傳》所載之八卦方位一致,四方卦以四維卦為首,以四正卦居中。重視四維是式占時空圖式的重要特點。第二種方位是將六十四卦分上下卦排列,以下卦為主。其下卦次序,合乎《說卦傳》所載八卦方位次序;其上卦次序,則與《說卦傳》所載之乾坤父母生六子說相關。前者體現陰陽消息變易,后者體現陰陽對待相生。《易占》是傳本《周易》經傳與式占相結合的產物。其背后的運行機制及諸多問題,尚有待進一步探討。

關鍵詞:海昏侯墓;《易占》;式占;《說卦傳》;卦氣
 
新近出土的西漢海昏侯墓竹簡中有《易占》一篇,內含六十四卦,其卦畫、卦名、卦序與傳世本《周易》基本一致,但無卦爻辭,其主要內容是將六十四卦配以方位、干支、時月及動物,與已知諸種易占文獻不同,是漢代易學與數術相結合的一種產物,對于探究西漢易學之發展及其與數術之融合等問題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今筆者根據已公布的釋文1,對其中時月吉兇、六十四卦方位等問題,略陳管見。疏漏謬誤之處,敬祈方家教正。

 

一、十六時位與式占

 
海昏竹書《易占》(以下徑稱《易占》)六十四卦俱全,每卦表述格式相同,先書卦畫,言上下二經卦卦名,再言重卦名,并作簡要訓解,繼而言其方位、干支、卦序、時月吉兇等。例如,“ 巛(坤)下臽(坎)上,比。比者,二也。彖:南方二餃西方六,丙申,上經八,孟夏吉虵,冬兇”2。其卦序與傳本《周易》卦序相同,并按傳本《周易》卦序而論時月吉兇。相較于其中的方位、干支等問題,《易占》六十四卦時月吉兇的排列規則較為顯明,故我們嘗試由此入手展開研究。

《易占》論時月吉兇,其一歲之時月不是常見的四時十二月,而是四時十二月再加上東北、東南、西南、西北四維(正東、正南、正西、正北稱四正)。它將一歲分為十六時位以配六十四卦,并多配有動物。茲摘取《易占》釋文相關內容,依序臚列如下:

上經:1.建(乾),仲冬龍吉,夏兇;2.川(坤),季冬牛吉,六月兇;3.屯,東北吉,禾時兇;4.蒙,豺孟春卦吉,七月八月兇;5.需,仲春兔吉,秋日兇;6.訟,龍季春吉,秋兇;7.師,季秋螬東南卦吉,九月十月兇;8.比,孟夏吉虵,冬兇;9.小畜,仲夏卦吉,冬兇;10.履,羊季夏吉卦,冬兇;11.泰,鵠西南卦吉,啟鞫時兇;12.負(否),孟秋龜吉,春兇;13.同人,仲秋雞吉,春兇;14.大有,季秋豕吉,春兇;15.謙,馬西北卦吉,蠶時兇;16.伃(豫),孟冬龍吉,夏兇;17.隨,仲春麇吉,秋兇;18.蠱,季春(蛟)吉,秋冬兇;19.臨,大東南卦吉,九月十月兇;20.觀,孟夏(蜼)吉,冬兇;21.噬嗑,爵仲夏卦吉,冬日兇;22.賁,季夏鴈吉,冬日兇;23.濮(剝),爵西南卦吉,十二月正月兇;24復,孟秋毋隻吉,正月二月兇;25.無亡(妄),仲秋鼠吉,春兇;26.大畜,季秋狼吉,蠶時兇;27.頤,豹西北卦吉,蠶時兇;28.大過,大孟冬卦吉,蠶時兇;29. 臽(坎),仲冬大雪吉,夏兇;30.麗(離),季冬解(蟹)吉,夏兇。

下經:1.咸,吉,兇;2.恒,季夏解(蟹)吉,冬兇;3.遯,西南卦吉,(耕)時兇;4.大壯,孟秋鼠吉,春兇;5.(晉),仲秋虎吉,春兇;6.明夷,雞季秋卦吉,蠶時兇;7.家人,老西北卦吉,四月五月兇;8.癸(睽),孟冬夷俞吉,夏兇;9.蹇,仲冬鼠吉,夏兇;10.解,季冬鵟吉,六月七月兇;11.損,魚東北卦吉,六月七月兇;12.益,孟春卦吉,秋兇;13.決(夬),仲春吉,秋大兇;14.笱(姤),季春角吉,秋兇;15.萃,號(鸮)東南卦吉,九月十月兇;16.升,孟春膽(蟾)諸(蜍)吉,冬兇;17.困,虎仲秋卦吉,春日兇;18.井,夏吉,冬[兇];19.革,興西北卦吉,蠶時兇;20.鼎,孟冬吉,夏兇;21.侲(震),仲冬吉,夏大兇;22.根(艮),季冬卦吉,夏日大兇;23.漸,東北卦吉,六月七月兇;24-1.未酉,孟秋夏吉,正月二月兇;24-2.[歸妹],孟春吉,;25.豐,季夏麋吉,秋兇;26.旅,季春卦吉,秋兇;27.巽,節(蝍)且(蛆)東南卦吉,十月十一月兇;28.說(兌),孟夏未吉,冬日兇;29.奐(渙),蜼仲夏卦吉,冬兇;30.節,鳫季夏卦吉,冬兇;31.中俘(孚),東北卦吉,六月七月兇;32.小過,孟春虎吉,秋兇;33.氣(既)濟,西南卦吉,十二月正月兇;34.未濟,仲秋虎吉,春兇。

總體來看,《易占》將六十四卦納入一年時月流轉中而論吉兇,與西漢易學卦氣說的致思方式是一致的,都是將易卦與一歲之時節相配。《易占》將六十四卦分配十二月與四維,其四維之所示表面上是言方位而實際上是指時節,即冬春之交、春夏之交、夏秋之交、秋冬之交。各卦相應之時月有吉有兇,其基本規則是春與秋對、冬與夏對,春吉則秋兇,秋吉則春兇,冬吉則夏兇,夏吉則冬兇,其吉多具體到何月吉,而兇則只言四時何時兇。因此,我們當從六十四卦每卦吉于何時來看其排列順序。

首先,上經由乾到豫之16卦(為表述方便,徑用傳本卦名,下文亦然),其吉時依次為仲冬、季冬、東北、孟春、仲春、季春、東南、孟夏、仲夏、季夏、西南、孟秋、仲秋、季秋、西北、孟冬,正為一周年,條理清楚,無有差忒。其后,上經還有14卦,即由隨卦到離卦,其吉時依次為仲春、季春、東南、孟夏、仲夏、季夏、西南、孟秋、仲秋、季秋、西北、孟冬、仲冬、季冬,如再續以東北、孟春二卦,則成一周年。離卦后二卦為咸、恒。作為下經首卦,咸卦吉時殘缺,由其下恒卦吉于季夏、遯卦吉于西南、大壯卦吉于孟秋等可推,咸卦應吉于仲夏。而咸、恒吉于仲夏、季夏,顯然不能上接隨至離14卦,而是另為一周。

我們來看,下經由咸至升16卦,其前15卦吉時依次值仲夏、季夏、西南、孟秋、仲秋、季秋、西北、孟冬、仲冬、季冬、東北、孟春、仲春、季春、東南。依序可推,其第16卦升卦吉時應為孟夏,而《易占》則云升卦“孟春蟾蜍吉,冬兇”,當有訛誤。如上所言,《易占》六十四卦之時月吉兇,其基本規則是春秋相對、冬夏相對。因此,升卦當是孟夏吉冬兇,而非孟春吉冬兇。準此,由咸至升16卦其吉時當為仲夏至孟夏,共一周年。

再看由困至節14卦:困卦仲秋吉,井卦“夏吉”,革卦西北吉,鼎卦孟冬吉,震卦仲冬吉,艮卦季冬吉,漸卦東北吉;繼而為歸妹卦,該卦出現兩次,前者云“孟秋夏吉,正月二月兇”,后者云“孟春吉,[兇]”;隨之,豐卦云“季夏麋吉,秋兇”,旅卦為季春吉,巽卦為東南吉,兌卦為孟夏吉,渙卦為仲夏吉,節卦為季夏吉。這14卦中有三處問題:一是依時序井卦之“夏”當為“季秋”,又春秋吉兇相對,故《易占》之井卦“夏吉,冬[兇]”,應為“季秋吉,春兇”;二是歸妹兩現,依諸卦時序,應以后者“孟春吉”為是,而且前者言“孟秋夏吉”本身就捍格;三是豐卦季夏吉,依序當為仲春吉,又春秋相對,故應為“仲春麋吉,秋兇”。準此,由困至節14卦吉時依次為仲秋、季秋、西北、孟冬、仲冬、季冬、東北、孟春、仲春、季春、東南、孟夏、仲夏、季夏,尚缺吉于西南、孟秋二卦。

最后四卦,中孚吉于東北,小過吉于孟春,既濟吉于西南,未濟吉于仲秋。可見,中孚、小過并不與其上之節卦相接,反而能于上經隨至離14卦相接而成一周年。既濟吉于西南正與困至節14卦相接,由節吉于季夏、既濟吉于西南順推,未濟應吉于孟秋,從而共為一周年。據此,簡文未濟卦“仲秋虎吉,春兇”之“仲秋”應作“孟秋”。

如此看來,《易占》是以一歲十六時位配六十四卦形成四周循環,即上經乾至豫16卦由仲冬至孟冬,隨至離14卦加中孚、小過二卦由仲春至孟春,下經咸至升16卦由仲夏至孟夏,困至節14卦加既濟、未濟二卦由仲秋至孟秋。這與西漢卦氣“六日七分”說不同。“六日七分”說以六十四卦總主一周年,以坎、震、離、兌四卦主二十四氣,其余六十卦分主一歲365又1\4日,每卦主6又7/80日,五卦主一月之二氣六候。《易占》之卦時模式雖四周循環,卻比較簡單,而六日七分說則復雜的多。

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是,《易占》以十六時位共為一周年,這與傳世卦氣諸說以卦配年月節候之法均不同,而是與太一式中的十六神相類。

太一也作泰一、太乙,與六壬、奇門古稱“三式”。《史記·日者列傳》載漢武帝所用數術七家之中即有太一家。《漢書·藝文志》載有《泰一陰陽》《太壹兵法》《泰壹雜子云雨》《泰壹雜子候歲》《泰一》等,或皆為太一家之書,然均已亡佚。《南齊書·高帝上》有以太一式推斷漢晉南朝史事的記載。現存最早太一術著作是唐開元年間王希明所撰之《太乙金鏡式經》,宋代楊維德等又奉勅編有《景佑太乙福應經》。

南北朝祖暅(456-536)云:“太一,赤天帝神也,主使十六神,知風雨水旱、兵革饑饉、疾疫災害所在之國。”3庾季才(515-603)《靈臺秘苑·星總》亦云:“太乙,天帝之神,主承天運化,使十六神,知風雨水旱、兵革饑饉、疾疫災害。”4唐張守節《史記正義·天官書》注中援引上說。1977年,安徽阜陽雙古堆西漢汝陰侯夏侯灶(?-前165)墓出土的“太乙九宮占盤”之地盤背面所刻四方十六線,也很可能是太乙十六神的一種表征。(見圖一5)

所謂十六神,即十二地支加乾、坤、艮、巽四卦,乾居西北、坤居西南、艮居東北、巽居東南。十六神分別是:子神曰地主,當仲冬建子之月,陽氣動于黃泉,萬物孳產于地;丑神曰陽德,當季冬建丑之月,二陽用事,布育萬物;艮神曰和德,當冬春之交,陰陽氣合,群物方生;寅神曰呂申,當孟春建寅之月,萬物漸申而巨大;卯神曰高叢,當仲春建卯之月,萬物叢而高大;辰神曰太陽,當季春建辰之月,陽氣大盛;巽神曰太昊(亦作大炅),當春夏之交,陽氣昊然昭明;巳神曰大神,當孟夏建巳之月,萬物已熟;午神曰大威,當仲夏建午之月,陽衰陰生;未神曰天道,當季夏建未之月,萬物皆成;坤神曰大武,當夏秋之交,陰氣用事,萬物皆傷;申神曰武德,當孟秋建申之月,陰懷陽性;酉神曰太簇,當仲秋建酉之月,陰氣大殺,族類皆盡;戌神曰陰主,當季秋建戌之月,陽氣不長,陰氣用事;乾神曰陰德,當秋冬之交,陰將極陽將生;亥神曰大義,當孟冬建亥之月,萬物懷妊。6可見,此十六神為一歲陰陽消息、萬物生化過程之表征。之所以太一式用十六神,古人認為是“四時之氣分布四維而行于十二支辰,故有十六之神焉”7,又說“天有十二次,地有十二辰,天有四時,地有四維,通之以十六以定神位”8。由此可見,十六神也是時空合一之宇宙架構。

《易占》一歲十六時位配六十四卦形成四周循環,每周分別由四時之仲月開始。即第一周始仲冬子,第二周始仲春卯,第三周始仲夏午,第四周始仲秋酉。這是特意的安排,因為完全可以每周皆以仲冬為始,以孟冬為終。這種對四仲的彰顯,也合乎太一十六神的特點。太一十六神分乾、子、艮、卯、巽、午、坤、酉為正宮,丑、寅、辰、巳、未、申、戌、亥為間神。“立正宮為陽,立間神為陰。”9二者在太一式中用法不同。正宮中,乾、艮、巽、坤即四維,子、卯、午、酉即四仲。因而,《易占》六十四卦分十六時位形成四周循環,在總體上與太一十六神相類,細分之則又合乎太一十六神八正宮之分。

至于諸卦時月吉兇所配動物,除去文字難以釋讀與意義不明的幾處,《易占》中所言動物有30余種,其中有些不僅見于古三十六禽,而且可與之相對應。如蹇卦仲冬鼠吉、坤卦季冬牛吉、小過卦孟春虎吉、需卦仲春兔吉、訟卦季春龍吉、比卦孟夏吉虵(蛇)、履卦羊季夏吉、同人仲秋雞吉等分別與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龍、巳蛇、未羊、酉雞相應。另外,離卦之解(蟹)、損卦之魚、蒙卦之豺、豐卦之麋(鹿類)、蠱卦之蛟、渙卦之蜼(猴類)、賁卦之雁、大畜卦之狼、謙卦之馬等亦見于三十六禽,且其中蟹、蛟、雁、狼所屬地支亦與三十六禽十二支相應。可以說,《易占》所配動物與三十六禽相類。而三十六禽為古式占所用。蕭吉《五行大義·論三十六禽》云:“禽蟲之類,名數甚多,今解三十六者,蓋取六甲之數,式經所用也。其十二屬配十二支,支有三禽,故三十有六禽。”10放馬灘秦簡《日書》乙種就載有三十六禽,并被認為與式占有密切關系。11《易占》將六十四卦分配于一歲十六時位并配以諸禽,應該說正是易學與式占術的結合。

 

二、十六時位、八卦方位與六十四卦排列
 

《易占》六十四卦分別配有方位,表述為“某方數餃某方數”的形式,如屯卦為“彖:東方二餃東方十一,……”。李零先生認為,“餃可讀交,表示相配”12。王寧先生認為,此“餃”字可能是“爻”的通假字,在《易傳》中“彖”“爻”多并言,而《易占》也是“彖”“爻”并言,故其句讀應為“彖某方數,餃某方數”。13問題是,如果《易占》之“餃”讀為“爻”,一卦有六爻,則其所謂爻之方位不知是指何爻。或有見于此,王寧先生又認為,這里“彖”“餃”的概念和傳本《易經》有差異。如果既讀之為“爻”,又不認為是指六爻之爻,則所指不明,徒增其亂。況且《易占》之卦名、卦序與傳本一致,若其果言“彖”“爻”此類易學專名也不應別為異說。《系辭傳上》云:“彖者言乎象者也。”彖是總論一卦之象義的。所以,筆者贊同李零先生之見,以《易占》各卦中之“彖”字總領下文,而其“餃”字則讀為“交”。當然,王寧先生將諸卦方位分為兩類則是可取的。

我們來看《易占》六十四卦方位數:

上經:1.乾,北方一餃北方一;2.坤,餃西方三;3.屯,東方二餃東方十一;4.蒙,東方三餃北方十二;5.需,南方四餃北方三;6.訟,東方五餃北方十;7.師,東方十四餃北方八;8.比,南方二餃西方六;9.小畜,南方三餃西方十八;10.履,南方四餃西方十二;11.泰,南方十五餃西方十九;12.否,西方十一餃西方三;13.同人,西方九餃南方十一;14.大有,西方十五餃西方十六;15.謙,西方八餃北方十六;16.豫,北方二餃西方五;17.隨,東方六餃東方五;18.蠱,東方七餃南方六;19.臨,南方六餃西方十;20.觀,北方十三餃西方二;21.噬嗑,南方七餃東方六;22.賁,南方八餃南方十四;23.剝,南方十四餃西方七;24.復,西方七餃東方八;25.無妄,西方六餃東方十;26. 大畜,西方十二餃北方四;27.頤,北方三餃東方十二;28大過,北方四餃東方十三;29. 坎,北方九餃北方九;30. 離,西方九餃南方十。

下經:1.咸,方十四餃南方五;2.恒,南方十餃南方四;3.遯,方十一餃東方二;4.大壯,西方五餃北方二;5.晉,西方四餃南方十六;6.明夷,西方十三餃南方九;7.家人,北方五餃南方九;8.睽,方六餃西方八;9.蹇,北方七餃東方四;10.解,北方八餃北方十一;11.損,北方十五餃西方十四;12.益,北方十四餃東方七;13.夬,東方九餃西方十五;14.姤,東方十餃東方三;15.萃,東方十一餃南方十; 16. 升,南方十三餃南方十;17.困,西方三餃北方二;18.井,方餃方;19.革,西方十六餃南方七;20.鼎,北方十餃東方十四;21.震,東方八餃東方九;22.艮,東方餃東方一; 23.漸,西方十八餃北方十五;24-1.歸妹,西方二餃北方六;24-2.歸妹,東方十二餃西方十六;25.豐,東方十三餃南方十;26.旅,西方十七餃北方十四;27.巽,南方一餃南方二;28.兌,西方十餃西方七;29.渙,南方十二餃北方七;30.節,南方五餃西方十三,;31.中孚,西方十九餃西方九;32.小過,北方十二餃東方三;33.既濟,南方十六餃南方十三;34.未濟,西方餃南方。

簡單比對便可發現,“餃”字前后所言方位數,大多情況下是不一樣的,這很可能是因為其前后的方位數是按不同規則排列的。因此,似乎應當將“餃”字前后方位數分開討論。經研究,前后方位確實是按不同規則排列的。為表述方便,我們稱“餃”前之方位為“方位A”,“餃”后之方位為“方位B”。

不難發現,各卦之方位A與其吉時有密切關系。眾所周知,在古人時空一體的宇宙觀中東方為春,南方為夏,西方為秋,北方為冬。《易占》中凡吉于春之卦,其方位A多為東;吉于夏之卦,其方位A多為南;吉于秋之卦,其方位A多為西;吉于冬之卦,其方位A多為北,但也多有特例,稍顯雜亂。

六十四卦分屬四方,如平均分配則每方為十六卦,但實際上并非如此。除簡文殘缺之卦外,居北方者有13卦:
乾1、豫2、頤3、大過4、家人5、蹇7、解8、坎9、鼎10、小過12、觀13、益14、損15。
居東方者有13卦:
艮、屯2、蒙3、訟5、隨6、蠱7、震8、夬9、姤10、萃11、歸妹12、豐13、師14。
居南方有15卦:
巽1、比2、小畜3、需4、履4、節5、臨6、噬嗑7、賁8、恒10、渙12、升13、剝14、泰15、既濟16。
居西方者有18卦:
困3、晉4、大壯5、無妄6、復7、謙8、同人9、離9、兌10、否11、大畜12、明夷13、大有15、革16、旅17、漸18、中孚19、未濟。

以上共59卦,其中艮、未濟二卦僅知方位而不知方位數。尚有咸、遯、睽、坤、井五卦,前三卦不知所屬方位而知方位數,后二卦方位及數皆不知。對此,我們可以根據其排列規則做一可能性推斷。我們先看容易推測的幾個卦:遯卦為某方11,吉于西南夏秋之交,觀東南四卦或屬東或屬南,西北四卦或屬西或屬北,則吉于西南之遯很可能屬西或南,又南方諸卦缺11,則可推遯應為南方11。睽卦為某方6,吉于孟冬亥,冬屬北方,而北方諸卦正缺6,故可推睽當為北方6。艮卦為東方,東方諸卦數中缺東方1與東方4,艮卦當屬此而二者之一,已知北方1為乾卦,南方1為巽卦,二者均為八純卦,則艮很可能為東方1。

再看坤卦,其方位A殘缺,方位B為西方3。簡文整理者李零先生補坤卦方位為“[西方三]餃西方三”14。上文已言,餃字前后方位是按不同規則排列的,兩者之間沒有直接關系,不可相推,故補坤方位A為西方三,沒有充足根據。在四方諸卦中,北方1為乾,南方1為巽,東方1既很可能為艮,那么坤也就可能是西方1。為什么?因為乾、坤、巽、艮分居西北、西南、東南、東北,為四維卦。可以推斷,方位A是以四維卦為四方卦之首。不僅方位A的排列,方位B總體上也是以乾、坤、巽、艮四維卦為首。(詳見下文)這與《易占》在一歲十二月中特別加入四維是有密切思想關聯的,亦即它們都與式占的時空圖式有關。另外,已知西方諸卦已有困卦為西方3,而西方1、西方2闕如。因而補坤為西方1,較補為西方3為佳。當然,即使補坤為西方3,因為西方諸卦缺1、2,也可視坤為西方卦之首,四方之首卦依然是四維卦。

案,四維在式盤上有特殊標識。在1987年安徽含山凌家灘出土新石器時代之的玉版上,就在八方圖形之外又刻有四維矢狀標,與后世之式盤的關系非常密切。15西漢汝陰侯墓出土式盤中亦有四維標識,其西北為“天豦己”、西南為“人日己”、東南為“土斗戊”、東北為“鬼月戊”,其后式盤多分別標四維為天門、人門、地戶、鬼門,并書乾、坤、巽、艮四卦卦名或卦符。16馬王堆漢墓帛書《刑德丙篇·傳勝占》中亦有四門之說。17《易緯乾坤鑿度》亦言“乾為天門”、“坤為人門”、“巽為風門,亦為地戶”、“艮為鬼冥門”。18可見,四維四門之說在中國古代有著深遠的歷史傳統。誠如馮時先生所言,“古人運式的目的在于占驗時日”19,因而四維四門背后之意蘊還在于天文歷數。《素問·五運行大論》云:“所謂戊己分者,奎、壁,角、軫,則天地之門戶也。夫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20對此,明儒張介賓據太陽黃道運行軌跡進行解釋,他說:“是日之長也,時之暖也,萬物之發生也,皆自奎、壁始。日之短也,時之寒也,萬物之收藏也,皆自角、軫始。故曰春分司啟,秋分司閉。夫既司啟閉,要非門戶而何?然自奎、壁而南,日就陽道,故曰天門;自角、軫而北,日就陰道,故曰地戶。”21《周髀算經》卷下亦云:“冬至晝極短,日出辰而入申,……夏至晝極長,日出寅而入戌。”辰位東南,申位西南,寅位東北,戌位西北。又說:“冬至從坎,陽在子,日出巽而入坤,見日光少,故曰寒;夏至從離,陰在午,日出艮而入乾,見日光多,故曰暑。”22冬夏二至,日出入于四維之中。故《淮南子·天文》說:“日冬至日出東南維,入西南維;至春秋分,日出東中,入西中;夏至出東北維,入西北維。”可見,四維與冬夏二至密切相關,而冬至為陽之生,夏至為陰之生,被認為是“候之所始,道之所生”。總之,古人以四維四門為一歲陰陽二氣消長的重要表征,視之為四時流轉的重要節點,因而將之運用到式占中作為構建式盤宇宙圖式的要素。

咸卦吉于仲夏,方位數為14,既然夏屬南方,則咸卦當為南14,但已有剝卦為南14,咸再為南14則重復。觀四方各卦方位數之排列,其方位數當不應重復。觀東南北三方諸卦皆有14,獨西方諸卦缺14,故可定咸為西方14。四方諸卦,西方卦最多,所處時月也最為雜亂,不知何故。

井卦吉于季秋戌,秋屬西方,又井卦緊鄰困卦西方3,西方諸卦中缺2,觀諸卦方位數多有相連者,如屯東方2與蒙東方3、比南2與小畜南3、晉西方4與大壯西方5、無妄西方6與復西方7等等,則井卦很可能為西方2。案,歸妹卦出現兩次,前者為西方2,后者為東方12,據其吉時而言,仍應以后者為是,故不取歸妹為西方2。

未濟卦屬西方,但方位數殘缺。既推坤為西方1,井為西方2,咸為西方14,則未濟卦只能居最后為西方20。

又各方諸卦中,方位數有兩對重復,即需與履、同人與離。需與履皆為南方4。履卦季夏吉,屬南方,為南方4正常,而需卦仲春吉,屬東方,又東方諸卦正缺4,故可推需卦應為東4。簡文當有訛誤。同人與離皆為西方9。同人仲秋吉,屬西方,為西方9正常,而離吉于季冬,屬北方,然有坎卦為北方9,因而離不當為北9。觀東西北三方諸卦皆有9,獨南方諸卦缺9,故可推定離為南方9。這令人想到,按《說卦傳》之八卦方位,離居南方,而其為南方9,正與此相應。


至此,六十四卦之吉時與方位A校正補充后,當如下表:

 

 


我們發現,《易占》中八純卦之方位是與《說卦傳》之八卦方位相應的。按《說卦傳》“帝出乎震”章所載,乾居西北、坎居正北;艮居東北、震居正東;巽居東南、離居正南;坤居西南、兌居正西。(后世或稱之為“文王八卦方位”)《易占》中乾、坎居北,乾為北1,坎為北9;震、艮居東,艮為東1,震為東8;巽、離居南,巽為1,離為南9;坤、兌居西,坤為西1,兌為西10。它是以四維卦為四方卦之首,而將四正卦大體置于四方卦的中間位置。

既然《易占》中八純卦所在方位本之于“文王八卦方位”,這就能解釋《易占》中八純卦之方位與其吉時多不相應的問題,如艮吉于季冬,震吉于仲冬,然二卦方位不在北而在東;離吉于季冬,然其方位不在北而在南;坤吉于季冬,然其方位不在北而在西;兌吉于孟夏,然其方位不在南而在西。乾、坎皆吉于仲冬,其方位皆在北,巽吉于東南,則此三卦吉時方位與文王八卦方位偶合。

綜上可知,《易占》六十四卦方位A乃是傳本《周易》卦序、十六時位和“文王八卦方位”相結合的產物。這與漢易卦氣說又有明顯不同。譬如在“六日七分”說中,其六十四卦次序就拋開《周易》經文卦序,按陰陽節候變易而另起爐灶。但二者也有相同之處,即都重視“文王八卦方位”,《易占》中八純卦之方位與之相符,六日七分說以震、離、兌、坎主二十四氣,震當春、離當夏、兌當秋、坎當冬,與“文王八卦方位”的時空架構是一致的。由此亦可見,“文王八卦方位”是西漢易學與天文歷數、術數雜占相結合的重要理論憑借。

 

三、八卦方位、乾坤生六子與六十四卦排列


六十四卦方位B,除井卦殘缺、未濟卦不知方位數外,其余諸卦(歸妹兩現)均簡文清晰,其分布如下: 

北方:乾1、大壯2、需3、大畜4、歸妹6、渙7、師8、坎9、訟10、解11、蒙12、旅14、漸15、謙16、困2。
東方:艮1、遯2、小過3、蹇4、隨5、噬嗑6、益7、復8、震9、無妄10、屯11、頤12、大過13、鼎14、姤3。
南方:巽2、恒4、咸5、蠱6、革7、明夷9、家人9、離10、同人11、既濟13、賁14、未濟、晉16、萃10、升10、豐10。
西方:觀2、坤3、否3、豫5、比6、剝7、兌7、睽8、中孚9、臨10、履12、節13、損14、夬15、大有16、歸妹16、小畜18、泰19。


六十四卦方位B是按什么規則排列的呢?對此,我們可以將諸卦分為上下兩經卦來看,茲列表如下:

 

 

 

 

 

 

 

 


我們先來看四方諸卦之下卦。由西方15夬卦開始到北方4大畜卦,諸卦下卦大多數是乾;北方7渙卦到北方12蒙卦,各卦下卦都是坎;由北方14旅卦到東方4蹇卦,各卦下卦都是艮;由東方5隨卦到東方12頤卦,各卦下卦都是震;由東方13大過卦到南方6蠱卦,各卦下卦絕大多數都是巽;由南方7革卦到南方14賁卦,各卦下卦多數是離;由南方16晉卦到西方7剝卦,各卦下卦多為坤;由西方7兌卦到西方15夬卦,各卦下卦都是兌。由此可以看出,方位B六十四卦的排列,其下卦是按照乾、坎、艮、震、巽、離、坤、兌的順序排列的,而此順序亦是“文王八卦方位”之順序,由西北乾卦順行至正西兌卦。

如方位A一樣,《易占》方位B也很可能存在一些抄寫錯誤。我們還是先看容易推測的幾處:歸妹卦兩次出現,前者為北6,后者為西16。前文亦指出,其前者之時月吉兇與方位A均是錯誤的,這里依然如此,歸妹下卦為兌,據方位B下卦排列規律,其不應在北方而應在西方。大壯與困兩卦皆是北2,據其規則,大壯下卦為乾,居北2是合理的;困卦下卦為坎,不應是為北2,而應為北5,因為北方諸卦缺5,且居北5之卦下卦應為坎,故困卦正可當之。小過與姤兩卦皆是東3,據其規則,小過下卦為艮,居東3是合理的;姤卦下卦為巽,不應為東3,而應為東15,因為東方各卦自東13、東14開始下卦即為巽,又東方諸卦中間無缺數,故應置姤于末尾,居東15。豐、離、萃、升四卦皆是南10,據其規則,居南10之卦下卦應為離,而萃下卦為坤,升下卦為巽,皆不符。觀南方諸卦缺南3、南8、南12、南15,據其規則,南3下卦應為巽,南15下卦應為坤,故正可置升于南3,萃于南15。未濟卦下卦為坎,據其排列規則,其不應在南方卦中,而應屬北方諸卦,北方卦缺6,未濟正符合,故可置未濟與北方6。歸妹與大有兩卦皆為西16,據其規則,居西16之卦下卦應為乾,大有下卦為乾,于此相符;歸妹下卦為兌,西方諸卦下卦為兌者缺11,故應置歸妹于西11。咸卦下卦為艮,據規則不應居南5,而應居北方或東方,又北方諸卦缺13,其下卦應為艮,而東方下卦為艮者不缺,故咸卦應置于北方13。井卦方位B殘缺,其下卦為巽,據其規則井卦可居東方或南方,又南方諸卦下卦為巽者缺5,故可置井卦于南5。如此,六十四卦方位B北方16卦,東方15卦,南方15卦,西方18卦。與方位A相一致,也是四方卦分布不均,西方卦多。


至此,以上根據六十四卦下卦排列規則校補其方位及數,除將未濟卦、咸卦由居南改為居北之外,諸卦之方位皆未改變,只是將方位數重復者補之于方位數空缺處。而南方、西方諸卦仍有方位數重復者,因與下卦排列規則不沖突,我們暫未予以校正。因此,這種對六十四卦方位B的校正是可以成立的。校正后,四方諸卦排列如下:

 

 

 

 

 

 

 

 

 

 
通過上表,我們再來看其上卦有無排列規則。顯而易見,由西15夬卦開始,每八卦為一組,下卦相同則上卦基本上是按兌、離、巽、坤、乾、震、坎、艮的順序排列的,遇八純卦則順序稍有調整。“兌、離、巽、坤、乾、震、坎、艮”此八卦次序,乍看有些獨特。如按古代自右而左書寫,則為“艮、坎、震、乾、坤、巽、離、兌”,四陽卦居左,四陰卦居右,合乎左陽右陰之義。就八卦關系而言,這是由乾坤居中而向外生六子。按《說卦傳》云:“乾,天也,故稱乎父;坤,地也,故稱乎母。震一索而得男,故謂之長男;巽一索而得女,故謂之長女;坎再索而得男,故謂之中男;離再索而得女,故謂之中女;艮三索而得男,故謂之少男;兌三索而得女,故謂之少女。”準此,方位B六十四卦上卦的排列順序,就是乾坤父母居中,按左陽右陰之分,依次向外生三男三女。就思想內涵而言,方位B六十四卦下卦之排列體現的是“文王八卦方位”時空之流轉,蘊示天地陰陽之消息變化,而其上卦之排列體現的則是乾坤父母生六子,蘊示的是天地陰陽對待之生化,前者昭示陰陽之流行,后者昭示陰陽之對待,正是在陰陽的流行與對待中形成萬物的生成與變化。

六十四卦方位B之八純卦,四維卦中除坤居西方第二位外,乾、艮、巽分居北、東、南三方首位;四正卦,除兌卦居西方第七位外,坎、震、巽分居北、東、南三方第九位。可見,其總體上也是以四維卦為重,八純卦之方位也是與《說卦傳》相應的,這與方位A的特點是一樣的,都應與式盤所反映的天文歷法思想有關。

 

四、余論


通過《易占》六十四卦時月吉兇與兩種方位排列規則的分析,可以發現它是傳本《周易》經傳與式占相結合的產物。這是符合西漢易學與數術學相融合的時代潮流的。《史記·日者列傳》云:“今夫卜者,必法天地,象四時,順于仁義,分策定卦,旋式正棋,然后言天地之利害,事之成敗。”可見,當時常用之占驗術既“分策定卦”又“旋式正棋”,二者不是“各行其是”,而是相結合以為用。《易緯乾鑿度》論《周易》陰陽爻數云:“陽動而進,變七之九,象其氣之息也。陰動而退,變八之六,象其氣之消也。故太一取其數以行九宮,四正四維皆合于十五。”23鄭玄注云:“太一下行八卦之宮,每四還于中央。”即太一自中宮起,首入坎宮,繼而入坤宮、震宮、巽宮,然后返回中宮,再由中宮入乾宮、兌宮、艮宮,最后入離宮。“行從坎宮始,終于離宮。”24這里將易陰陽數、“文王八卦方位”與九宮數融為一體。而九宮數非《周易》所本有,乃是式占的基本圖式,太一、奇門、六壬等皆主九宮。換言之,《乾鑿度》太一行九宮說本身就是當時易學與式占相結合的體現,流風所被,致使九宮配八卦成了后世諸多數術的宇宙時空圖式。筆者研究發現,《易占》將干支與六十四卦相配,其匹配規則與九宮數相關。25所以,我們可以推測,《易占》六十四卦方位排列中對“文王八卦方位”的顯揚,背后也很可能與九宮圖式有關聯。

《易占》所用卦序為傳本《周易》卦序,并且特別寫明每卦之次序數。考諸世傳太乙術,其所用六十四卦次序也是用傳本《周易》次序。如求太乙流年卦,即用上元甲子至所求年之積年數除以六十四,其余數與傳本六十四卦次序數相應,余數所應之卦即為流年卦。26因而,《易占》寫明每卦之次序也很可能是有其占驗之用。黃宗羲曾說:“太一,緯書也,蓋仿《易》歷而作。”27從形式上看,太一式占與易學象數確有相類相通之處,因為它們的理論根基即陰陽消息觀念和宇宙生化圖式是相似的。但是由于不知《易占》的占驗方法,我們只能分析其形式構成上的規則,至于其背后的運行機制則無從探討。正如朱熹論《易》所言:“某所恨者,不深曉古人卜筮之法,故今說出多是想象古人如此。若更曉得,須更有奧義可推。”28面對《易占》,我們也面臨同樣的難題。其中的許多問題一時無從解答,如六十四卦配四方,按常理應平均分配,每方各十六卦,而《易占》四方卦卻多寡不齊,六十四卦兩種方位中皆是西方卦最多,不知何故;又六十四卦兩種方位相交,是像式占中分天盤地盤,還是別有所用;其所配六十甲子作何用途,與時月吉兇、方位有何關聯,等等,謎題眾多。就其文本而言,似乎多有錯訛,但由于不能準確把握其運行機制,有關諸卦方位和方位數多有重復和雜亂,是否就是抄錯了,這也是值得討論的問題。

(作者單位:山東大學易學與中國古代哲學研究中心)
 

注釋:

1.  釋文由北京大學李零教授整理,載朱鳳瀚主編:《海昏簡牘初論》,第十三章《海昏竹書〈易占〉初釋》,北京大學出版社,2020年,第255-266頁。本文所引《易占》釋文均出此書。

2.  朱鳳瀚主編:《海昏簡牘初論》,第256頁。

3.  []瞿曇悉達:《開元占經》卷六十七《石氏中官》,岳麓書社,1994年,第708頁。

4.  [北周]庾季才:《靈臺秘苑》卷二《星總》,《四庫術數類叢書(5)》,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第13頁。

5.  安徽省文物工作隊等:《阜陽雙古堆西漢汝陰侯墓發掘報告》,《文物》1978年第8期,第25頁。

6.  參見[]蕭吉《五行大義》卷五《論諸神》、[]王希明《太乙金鏡式經》卷二《推十六神所主法》。

7.  []曉山老人:《太乙統宗寶鑒》卷二《明太乙十六宮間之神術》,明抄本。

8.  []曉山老人:《太乙統宗寶鑒》卷二《明太乙式儀之原術》,明抄本。

9.  []王希明:《太乙金鏡式經》卷二《推陰陽和不和》,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10.  []蕭吉:《五行大義》卷五《論禽蟲》,[]鮑廷博《知不足齋叢書》第二十六集。

11.  參見程少軒:《放馬灘簡〈三十六禽占〉研究》,載《文史》2014年第1輯,第25-54頁。

12.  李零:《海昏竹書〈易占〉初釋》,載朱鳳瀚主編《海昏簡牘初論》,第254頁。

13.  王寧:《海昏侯墓竹簡〈易占〉淺識》,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文( 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761),2012215日。

14.  李零:《海昏竹書〈易占〉初釋》,載朱鳳瀚主編《海昏簡牘初論》,第255頁。

15.  參見馮時:《中國天文考古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7年,第521-522頁。

16.  參見李零:《中國方術考》第二章《式與中國古代的宇宙模式》東方出版社,2001年,第122頁。

17.  裘錫圭主編:《長沙馬王堆漢墓簡帛集成(伍)》,中華書局,2014年,第51-52頁。

18.  安居香山、中村璋八輯:《緯書集成》上冊,河北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78-80頁。

19.  馮時:《中國天文考古學》,第522頁。

20.  《黃帝內經素問》第十九卷《五運行大論》,明刻本,人民衛生出版社,1956年,第140頁。

21.  []張介賓:《類經圖翼》卷一,載《中醫與易學》,學苑出版社,1993年,第56頁。

22.  []趙君卿注:《周髀算經》,影宋嘉定六年本,文物出版社,1980年,第122123頁。

23.  安居香山、中村璋八輯:《緯書集成》上冊,第31-32頁。

24.  安居香山、中村璋八輯:《緯書集成》上冊,第32頁。

25.  參見拙作《海昏竹書〈易占〉干支配卦探微》,待刊。

26.  參見[]曉山老人:《太乙統宗寶鑒》卷十三《明太乙數流年太歲直卦術》,明抄本。

27.  []黃宗羲:《易學象數論》,中華書局,2010年,第281頁。

28.  []黎靖德編:《朱子語類》卷66,中華書局,1986年,第1634頁。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史學會
亚洲国产在线精品国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