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pfgul"><code id="pfgul"></code></strong>
            <ol id="pfgul"><source id="pfgul"></source></ol>
          1. <ol id="pfgul"></ol>
            會議新聞
            會議·新聞
            懷念李澤厚先生——一位同時開啟兩道閘門的思想巨匠
            發表時間:2021-11-07 10:30:05    作者:郭齊勇    來源:"珞珈書生郭齊勇”微信公眾號

             

            圖片

            2021年11月3日,李澤厚先生在美國科羅拉多駕鶴西游。驚悉噩耗,不勝哀悼!李先生享年91歲,己屬高壽,然而對于我們這些后學來說,還是希望前輩活得更長些。李先生是開風氣之先的人物,具有很大的影響力。他是我們十分敬重的哲學家。毫不夸張地說,20世紀80年代,李先生是中國思想界執牛耳的精神領袖。他的著作是80--90年代的青年學生和學者的案頭必備書。
            我喜歡讀他的《批判哲學的批判》、《美的歷程》,最喜歡的是他的關于中國思想史論的三書。他的這三書,特別是古代、現代思想史論中的若干篇章的初次發表,獨到的見解,新穎的提法,都曾引起思想界的關注、震動,激起辯論。其實,老一輩人也很關注,我的老師蕭萐父、李德永、唐明邦先生等也常提醒我們關注、學習、討論李先生的新論如《孔子再評價》《主體性提綱》等。
            李澤厚先生聰明、敏銳,以新的眼光和睿智,提出了很多新的問題、命題、話語等,振聾發聵、極富啟發性,如“儒道互補”、“文化—心理結構”、“思想積淀”、“雙重變奏”、“救亡壓倒啟蒙”、“樂感文化”、“實用理性”、“思想淡出,學術凸顯”等,一下子就成為學界共識,普遍使用。在我們這代人的成長中,似還沒有其他學者有他這樣大的影響。
            我與李先生交往不多,有幾件小事記憶猶新。
            1985年末,我的第一本小書《熊十力及其哲學》出版,1986年初寄李先生賜正,他收到后立即給我回信(見下圖):
            郭齊勇同志:
            正謀購君大著,不意書從天降,快何如之。容后細讀,先致謝意。此問
            近好
            李澤厚
            二.二.

            圖片

            不久就看到他的論著中引用了拙著并加了注釋。
            80年代我有幸參加湯一介先生的中國文化書院主辦的第一屆中國文化講習班,以及紀念五四的國際學術研討會等活動,聆聽過李澤厚先生的演講和即興發言。
            1990年,時在美國的江天驥先生來信說,他很關心國內中國文化的討論,囑咐我選擇一些名家名篇,擬與陳真博士英譯,結集在美出版。我立即與參與文化熱的大家們聯系,當然包括李澤厚先生。關于他的大著選文,我提出了意見,并征求他本人的意見,他在回信(見下圖)中說:
            齊勇兄:
            來信收到,謝謝。我也不知選哪篇為好。也許,《試論中國的智慧》和《孫老韓合說》(均見《中國古代思想史論》)如何。
            此復,順頌 
            時綏
            李澤厚
            六月廿日
            又:英譯稿望能復印一份,寄下一讀。
             

            圖片

            我當時打擾了不少專家,把文章都搜集、影印并寄到俄亥俄??上б蚩陀^原因,江先生的這一構想并未實現。
            我曾去北京皂君東里12棟拜訪過李澤厚先生與龐樸先生。李先生家里掛著馮友蘭先生題寫的堂聯:“闡舊邦以輔新命,極高明而道中庸。”他在家里穿著睡衣。他家的客廳里有一躺椅。李先生尚簡脫,頗有魏晉風度。
            我以為,李澤厚先生是同時開啟兩道閘門的思想巨匠。兩道閘門,一是思想啟蒙,一是文化守成。中國現代文化,20世紀80年代的主軸是啟蒙理性,90年代的主軸是反思啟蒙,回到本根,返本開新,創造轉化。一方面,李先生是啟蒙的精神領袖,他“走自己的路”,崇尚個體和理性,批判傳統。另一方面,他要研究傳統文化和哲學,又不能不擺脫過去大批判的遺風,對包括先秦、宋明儒學等在內的中國哲學有一定、深層的理解,這一方面他雖未自覺,其實也算是開風氣之先。所以,馮友蘭先生在李澤厚對孔夫子“再評價”后,希望他繼續對宋明理學“再評價”。當然,李先生絕不是淺層次地否定者,他善于提出問題,善于反思。我特別看重他在中國哲學史研究范式更新中的貢獻。
            總之,他的批判性對我們這些愛護文化傳統、從事創造轉化的學者來說具有刺激意義,即今天講傳統,不是抱殘守缺的講,而是要回應現代社會、現代生活。繼承李先生的思想遺產,我們在李先生那一輩人的基礎上,理應更加重視經典,杜絕浮泛,扎實下功夫,力爭在對古代哲學思想的創造轉化方面,更上層樓,以此告慰李澤厚先生的在天之靈!
             
            李先生一路走好!    
            2021年11月6日于武昌

            Copyright ©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中國哲學史學會
            国产亚洲精品aa片在线观看不加载
                1. <strong id="pfgul"><code id="pfgul"></code></strong>
                    <ol id="pfgul"><source id="pfgul"></source></ol>
                  1. <ol id="pfgul"></ol>